车祸伤者想去医学中心…救护员拒绝后手滑摔担架

2020-05-29 Z佳生活
车祸伤者想去医学中心…救护员拒绝后手滑摔担架

※本篇为【小柠檬】专栏投稿者真实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「救护!救护!赶快出动!」即使退役数个月后,幻听仍会不时把我从睡梦中惊醒。

车祸伤者想去医学中心…救护员拒绝后手滑摔担架

猫猎人还记得,在安平港接受消防替代役专业训练时,消防教官郭区说的一番话:「紧急救护是一辈子都做不腻的工作,因为每次遇到的状况都不一样。」

果真,到退役前短短11个月,猫猎人出勤过的救护案件,各种状况都有,车祸、自杀、兇杀、酒醉、生产、中毒、工安意外、老人摔倒,五花八门、无奇不有。

其中20%或因为明显死亡、或伤势过轻等原因,没有送医,至于剩下80%的案件,都要面对一个共通的问题:送哪一家医院的急诊室?这问题,其实是紧急救护中重要的眉角之一。

少数的消防员,内心的热血还没被体制磨光,他们会多方考量伤病患状况,做出让自己麻烦一些,但是对伤病患最有利的送医决定。

但大多数消防员都想赶快送走患者后尽快返队,所以通常不加思索,直接送到最近的急诊室。虽然尽快送医就是紧急救护的目的之一,但是只以时间作唯一考量,也曾导致悲剧。

也有些患者和家属,会声称因为自己的病历在某某医院,要求送到指定医院去。于是,指定送医成为患者和消防员间最常拉锯的问题,许多紧急救护案件的争议就此展开,甚至还有一位高雄消防员,因为一起跨区送医的纠纷,走上多年行政诉讼的苦难之路,最后落得被革职的下场。

猫猎人服役时,有次和老学长出勤一件车祸救护,伤患无法行动,但意识清楚,患者要求送往某名声较佳、但距离较远的医学中心。

「唉啊,送附近医院就好了啦,比较近!」老学长并没有答应伤患的要求,身体动不了的患者也没有其他选择。

也不知道是为什幺,这位平常没在推担架的老学长,今天突然决定亲自出手推担架,结果担架推上救护车时,前轮还没对準轨道,老学长就压下了释放手把。

「磅!」

伤患跟着担架一起摔在柏油路上!这一摔,不知道又受了多大的二次伤害!我吓得连忙过去把患者扶起。

「啊○!好啦好啦,给你送医学中心啦!」这次送医角力中,公职人员因为自己的技术问题居于下风,输给民众。

虽然猫猎人并不清楚伤患的要求是否合理,但经过这一摔,让老学长往后怕投诉怕得要死,只能尽力讨好伤患了。

--

另一次,某个女人缘极佳的小鲜肉学长来找我:「猫猎人啊,今天下午我们两个值救护班,我想去○○医学中心急诊室和那个学姊聊几句。等等出救护,不管患者状况怎幺样,我们都要跟他说:『你这个有点严重,要送去那间医学中心。』

「那如果患者只有小擦伤呢?」我问。

「没关係啦,就给他送。我请你喝珍奶,你等一下去医院旁边50○买,记得把制服脱掉。」

小鲜肉学长的心之所向,在他的草率和贿赂之下表露无遗,让猫猎人不得不答应。

果然,他的诡计达成了。

那年代,大多数人还在拿智障型手机。在等待小鲜肉学长时,猫猎人只好多整理一下救护车啰!

--

请读者别再说猫猎人乱编故事啦,连替警消争取权益的知名漫画家,都曾用漫画告诉读者,消防员也是有可能因为私心将患者送去特定医院的。

就算是形象伟大的消防员,也包含了各式各样的人,他们有七情六慾、也有私心,再严谨的SOP,也有可能因为各种複杂的原因歪掉,况且各县市消防局也有各自不同的明文制度,以及不明文的潜规则。

军队将男人变成野兽,变成饿鬼、笨鬼、自私鬼。那服替代役的男人呢?肉体上,是一个被兵役法拘束的国家机器;精神上,却不受永业制束缚、思想得以保持超然独立。用民众的视角,做着公务员的事,一个演戏兼看戏的第三者。

那个替代役男退役,变成一个身历其境的说书人,说着被公僕们忘记的自我、忘记的期待和理想。说着威权统治下不敢谈、害怕看清的潜规则。拨开记忆的皱褶,我将尘封多年的所见所闻、所做所悟分享于此。我是猫猎人。

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!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?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?不论是有趣的、新奇的、爆笑的、感人的、恐怖的,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!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,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!

作者:键盘通灵者/猫猎人